当事人向承办法官表达感谢并送上锦旗。

对于佐助,卡卡西是他的师父,是带他走向更高境界忍者的指路人。佐助与卡卡西的查克拉属性相同,又是卡卡西暗部旧友宇智波鼬的弟弟,挚友带土家族最后的一人。而且佐助的性格,与小时候的卡卡西有几分的相似。卡卡西对佐助一开始就不是普通的学生,而是真心想要收他为徒,帮他走出阴影,完成心愿。在中忍考试期间,佐助被大蛇丸盯上,留下了咒印,是卡卡西费尽精力帮佐助封印咒印,并想到在必要时刻,可以和大蛇丸同归于尽。随后的第三场考试佐助的对手是实力强劲的砂忍村人柱力——我爱罗,卡卡西更是为佐助进行了几周的一对一训练,将自己的独门忍术,可以切断闪电的雷切传授给他。后来佐助在大蛇丸处修行,也是将雷切开发出许多其他的用法。在木叶期间,在卡卡西的教导下,佐助基本确定了自己的忍术发展方向。佐助回归木叶后,也是卡卡西在木叶和火之国高层中多方游说,最后抵消了佐助的罪责。卡卡西绝对是佐助的第一师父。

该系列案中的一审案件判决后,小贷公司提起上诉,经四川高院审理后维持一审判决;该系列案中的二审案件,由成都中院发回龙泉驿区法院重新审理,后小贷公司撤诉。

对于同期的其他下忍,卡卡西也是一位靠得住的老师。在第十班的老师阿斯玛惨死于晓组织手下,第十班的学生集体外出想要为师报仇,却被火影纲手以没有上忍带队为由制止时,是卡卡西站出来,提出由他带队完成任务。而这样一位实力强硬的上忍的加入,更是增大了鹿丸的胜率。卡卡西本来可以和纲手一样阻止他们以身犯险,但他明白学生们想要报仇的想法和决意,所以他选择加入他们,至少这样还可以保护他们。在后来的佩恩入侵木叶之战中,卡卡西为了保护丁次,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使出神威移走了追着丁次的炸弹。在卡卡西心中,学生的性命永远比他自己更为重要。

几年前,华通系公司因为资金短缺且银行贷款无法满足其资金需求,开始寻找民间机构融资。为了规避国家法律规定,华通系公司与多家小贷公司负责人商定了贷款金额、利息和还款事项,制定“个人贷款合同”,借用公司员工名义开展借贷业务,款项由公司控制使用并实际还本付息。

帮公司签字贷款 17名员工欠下上亿巨债

这17名员工只是月薪几千元的普通上班族,却一下身负几百万元巨额贷款成为被告,家里仅有的房产、车产被查封,生活遭受巨大变故。部分员工遭到暴力催债,家门被泼油漆。“如果最终法院没有查清事实真相,可能我们这17个家庭会支离破碎。”其中一名当事人说。

作为第七班的指导上忍,卡卡西对三个学生都倾注了很大的心血。从他们还是忍者学校刚刚毕业的毛头下忍,到三人已经是能够拯救忍界的新三忍,卡卡西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与他们帮助。虽然他自己在迟到时常说“今天又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可他从头到尾,都努力将自己的学生从迷失中解救回来。

因被告举证能力较弱,且案涉证据收集客观上较为困难,承办法官一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一面依职权调取证据、收集证人证言。但案件审理时,华通系公司已经破产,许多办理贷款时的工作人员也已离职,甚至没有在成都本地。承办法官通过被告提供的联系方式,当庭与6名原华通系公司员工联系,一一核实当时办理贷款的情形,并请该6名员工将其证人证言,在当地以公证的方式予以记录。

4月10日,记者从成都中院了解到,经承办法官反复论证,最终推定出案涉实际借款人为公司的结论。近日,8名当事人自发到成都中院东区,含着热泪向陈良谷、毛星、傅敏三名法官鞠躬致谢,并送上三面“秉公执法,司法为民”的锦旗。

之后,华通系公司又以同样的方式让员工帮忙签字借款。到了2014年,华通系公司却无力偿还借款。小贷公司将签字贷款的17名员工告上法庭,并坚称是与员工本人建立的借款合同关系。据统计,经17名员工签字的23笔贷款共计1.017亿元。

迫于公司压力,法律意识淡薄的员工们以个人名义与各小贷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由华通系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2013年,多笔“员工名义贷款”的款项到期后,公司如约履行了还款义务。

法官发现,小贷公司提交的《借款合同》、《借款借据》等,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案涉借款的实际借款人系员工本人。

巧用民事推定公正司法

公司需要借款,让员工在借款人处签字,法律意识淡薄的17名员工相继被说服签字。谁知,最终公司无力偿还,这17位员工欠下1亿多巨债,个人房、车全被查封。

对于小樱,卡卡西是他的良师益友。在小樱为自己能力不足而感到自卑时,是卡卡西鼓励安慰她;当中忍考试报名时,是卡卡西照顾小樱,担心她因为鸣人和佐助做出违背自己内心的决定而选择隐瞒报名条件,又在看到小樱勇敢出现在考场时露出欣慰的微笑;在鸣人和佐助第一次闹翻后,是卡卡西安慰害怕的小樱;是卡卡西向纲手介绍小樱,说她是个温柔细腻,勇敢坚强的女孩子。同鸣人一样,卡卡西无法给小樱过多忍术指导,但他却总能注意到这个女孩子各种细腻的情绪,并加之关照。后来卡卡西指导晋级的佐助修行,为同样晋级的鸣人找了惠比寿老师,再次见到没有晋级的小樱时,卡卡西还非常认真向她为这段时间有点忽视他而道歉。本来帮助自己晋级的学生做些准备无可厚非,而且指导上忍并非师父,只要在执行任务时多加关照即可。但卡卡西的道歉说明,在他的心中,三个学生都是同样的重要,都需要他的尊重。这样的尊重和鼓励,无疑给了当时天资平平的小樱莫大的鼓舞。

对于鸣人,卡卡西使他的人生导师。伊鲁卡老师让鸣人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他并不是孤身一人,也有人关心他;自来也是鸣人忍者路上的引路人,从忍术到忍道,都给了鸣人莫大的指导。而卡卡西,则更像一个比鸣人的年长的哥哥,他会督促不爱练习基本功的鸣人注重基础,会给爱吃拉面的鸣人送蔬菜,会将在战斗后精疲力竭的鸣人背会村子。卡卡西和鸣人的忍术属性不同,他无法教鸣人太多忍术方面的技能,但在其他方面,卡卡西尽到了一个老师该尽的责任,甚至做的更多。在佐助叛逃的几年中,卡卡西是除了小樱唯一一个真心懂得鸣人内心的羁绊和煎熬,并真心想要为他分担痛苦的人。在这一点上,伊鲁卡老师和自来也可能并不能真正设身处地为鸣人着想。佐助叛逃,鸣人失去挚友,卡卡西失去爱徒,小樱失去心中所爱,这是只有原第七班才懂的痛苦。卡卡西无数次为鸣人开导,想要和鸣人一起承担追回佐助的责任,即使在木叶村已经决定处决佐助,小樱也下了决心站在村子一侧时,只有卡卡西坚定的站在鸣人这里,坚持追回佐助。卡卡西时真正懂得鸣人,并无微不至关心着鸣人的一位老师。

虽然有了新的审理思路,但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不排除《承诺书》等证据为事后公司与员工串通出具。至此,案件的审理遭遇了瓶颈。

经过数十次的反复讨论和论证,以及对《四川华通投资有限公司关于以员工名义小额贷款员工免责的郑重声明与承诺》《承诺书》的反复研究,合议庭充分发挥司法能动性,运用民事推定的相关技巧,最终推定出案涉实际借款人系华通系公司的结论。

2日,在成都中院东区,当初替公司签字借款的8名当事人终于找到了陈良谷、毛星、傅敏三位法官。此时,距离这批系列案件一审审结已有四年之久。“办公地址变了,电话变了,我们找了他们好久。”其中一名当事人说,他们终于卸下了背负的巨债,一直想感谢承办法官。

卡卡西是一个绝对合格的老师。他经历了许多同龄人不曾经历的痛苦,失去父亲,失去同伴,失去老师,他深深的明白置身于黑暗的无助的感觉。但是他却从来不将这些故事告诉他的学生来展现他自己的阅历丰富,换取学生的崇拜与敬畏。他将自己经历的黑暗藏起来,只将阳光展现给学生。他用尊重,关心,陪伴换取学生同样的尊重与羁绊。他不仅仅关心学生忍术方面的提升,更关注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虽然卡卡西经历了许多悲剧,但他一直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避免这些悲剧发生在他的学生身上

但凭借多年的审判经验,承办法官认为案件另有隐情。法官注意到,17位借款人均系普通员工,不仅没有贷款需求更没有还款能力,小贷公司作为一家专业贷款机构,对被告的偿还能力未尽到审查义务;另外,小贷公司与华通系公司此前就有长期合作关系,且17位借款人与小贷公司签订合同也是分批次在同一地点签订,并不符合常理。合议庭决定以此为方向,进行下一步的核实及取证。

胡思行 盛梦娇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吴柳锋